用知识养猪 聊城大学生“猪倌”的高效养殖梦

时间:2015年04月22日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: 【字体:

 

  年轻人喜欢用这样一句话激励自己:“每天早上叫醒我的不是闹钟,而是梦想。”现如今,东昌府区张炉集镇路庄村有一位村民,每天早上被猪叫声催醒,非常准时有效。而这些猪,正是这位村民的梦想。

  早晨大约是七点钟,这位特殊的村民起床后给猪锄粪、喂饲料、给猪苗打保健针,伺候完300多头猪基本就到了晌午。这些已经成为他生活里的主要部分,他就是大学生猪倌——路小虎。

  2月20日下午三点,在母猪的“产房里”,村民刁秋荣正抱着一岁半的孙子看小猪吃奶。当记者问她怎么看待路小虎大学毕业回家养猪的事,她很爽快地蹦出一个字:“好!”

  “没头脑和技术,养不了这么好的猪。”刁秋荣说。如今,路小虎养猪的本事得到了村民的认可。但在3年前,他刚回来的时候,可不被人看好。2010年年底,大学毕业的路小虎辞掉城里的工作回家养猪,在村里人看来,他十几年的书都白念了。

  遭受嘲笑:大学生回家养猪

  2009年山东财经大学毕业后,学经济学专业的路小虎进入济南一家商贸公司,从事财务工作。坐办公室,工作还挺轻松,可这样的工作让路小虎心里没底。“一个月两千块钱的工资,除去花销,基本剩不下什么,别说回报家人,连自己结婚买房都成问题。”看到身边为生存打拼的同事、同学,路小虎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。

  “济南的生活节奏比较快,周围的同事基本都打两份工,把一天当成两天用。所以就想找一条路,哪怕再苦再累,只要付出就有回报,那我愿意干。”思前想后,路小虎决定回家养猪。

  “我想过不少创业的门道,但都被自己一一否定。决定养猪是因为我的父亲和堂哥都养过猪,还算有一定基础。”

  路小虎的这个想法立刻遭到父母的反对。路小虎的两个弟弟只有初中学历,而路小虎是村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。最有文化的儿子要回家养猪,这让父亲想不通,也让周围的村民难以理解。

  不过,路小虎很执拗,2010年年底,他辞掉工作,回到了农村老家。

  路小虎从小见父亲养猪,对这个行业不陌生。不过,他不想走父亲传统养殖的老路子:单纯靠规模求效益,因为一旦发生瘟疫或者市场不景气就只能认赔。有心计的路小虎先借助一家饲料厂进行“偷师”——借为饲料厂下县推销饲料,学习养猪技术。

  半年后,感觉时机成熟,路小虎辞掉饲料厂的工作,开始筹建猪舍。

  科学养殖:地下养猪很不错

  “这里面20米长、10米宽,被隔出12个猪圈,现在有90头猪。”20日下午刚到路小虎的养猪场,记者便在他的引领下参观地下猪舍。虽说是建在地下,猪舍看起来倒也宽敞明亮,见有人进来,猪栏里的猪哼哼地往前拱。

  猪舍为啥要建到地底下呢?原来,虽然有养过猪的父亲领路,但路小虎不敢掉以轻心。他对2010年那场猪瘟记忆深刻,那年疫情让路小虎堂哥养殖的二百头猪几乎全军覆没。而当时的猪舍就是路小虎养殖厂里依然还存在着的第一代猪舍,早已经被抛弃使用。路小虎背负大学生身份,他输不起更赔不起。

  “养殖这个行业,最大的风险就是疫病传播。如果防护不当,一旦有疫病传播过来,人肩膀上抖落的灰都可能带菌。”为了建一个防护性高的猪舍,路小虎愁坏了脑筋。

  “猪舍既要封闭性好,又得通风,保持干燥,尽可能恒温,还得便于清扫。”这么多的条件要想同时满足绝非易事。思谋良久,借鉴蔬菜大棚的思路,路小虎考虑把猪舍建到地下。也就一个月的时间,路小虎的地下猪舍就建好了。

  路小虎指着墙边的温度计向记者介绍:“白天基本维持在13度,晚上维持在11度,这是冬天,夏天的温度也非常理想,温差很小。顶上的塑料纱网装置可以采光,并且能过滤掉粉尘和蚊蝇。你看看地面,非常干燥,说明通风效果很好。”

  地下猪舍冬暖夏凉,路小虎很会算经济账,去除空调费和取暖费,地下猪舍一年能省好几千元。路小虎介绍,他为养猪去过周边不少地方,地下猪舍他这里似乎是独一份,也为此,地下猪舍也吸引到山东电视台乡村季风栏目近10分钟的报道。

  在这舒服的猪舍里,猪栏里一头头憨态可掬的猪摇头晃脑地用鼻子打量四周。每只猪的耳朵上都订着一个耳标,路小虎告诉记者,那是猪的身份证,用来追溯食品原产地及监督养殖场的防疫体系。

  “猪怎么喝水啊?”见食槽里没有水,记者发问。

  “呐,就是那个水嘴。”路小虎手一指,只见一只口渴的猪把嘴巴插到金属水嘴上,一张一合地喝起水来。

  “用水嘴喝水是猪的天赋,猪非常聪明,而且具有探索精神,把它放到一个陌生环境里,只要一个小时它就能熟悉环境,最里面的水池里放上水,它就知道在那里大小便;中间是休息区域;最外面是食槽。”路小虎指着一间猪圈,学经济的大学生俨然已经对猪的习性了如指掌。

  发展障碍:资金成拦路虎

  路小虎带领记者参观猪舍时,他的父亲路法林正在养猪场门口一间瓦房里照看熟睡的孙子。养猪场建成后,父母和路小虎轮流在这里值班过夜。床上熟睡的孩子是路小虎三弟的儿子,今年三岁了,路小虎的二弟也已经结婚,女儿两岁。

  “他回家养猪开始我是很反对的,但他养猪的思路我是认可的,可怎么干起来,哎……”路小虎的父亲深深地叹了一口气。“老二老三都结婚生子了,原本打算养几头猪,照看好孩子,给老大买套房子,这辈子就安稳了,也不打算发多大的财。”“但现在,建猪舍、买饲料,已经投进去40来万。”路法林在镇上的信用社里申请了农户联保,但只贷下来3万块钱。其他全靠借了。这让一个年过半百的父亲倍感压力。路法林无奈地自我解嘲苦笑着说:“有很长一段时间,每天像背着热锅,好难受。”

  路法林的压力不无道理。2011年上半年,猪肉行情达到最好,可路小虎刚一进来猪肉价格就开始走下坡路。虽然养猪赚了一部分钱,但前期用来购买猪苗、建猪舍、买饲料,所以养猪场一直未见回头钱。

  “你怎么不申请大学生创业扶持呢?”记者问。

  “最开始建猪舍时,跟一个人社局的同学打听过,但据我了解,扶持政策一般倾向于高科技行业和新项目,而且申请流程很复杂。我做的是传统养殖行业,而且毕竟刚开始干,没有一定规模,怎么让别人信服呢?”

  路小虎未争取创业扶持,父亲路法林也在申办执照和政府补贴时碰壁。“办养猪场营业执照得有一定用地规模,但现在养猪场受场地限制,占地比较分散,相关部门来确认时都摇头。申请国家补贴的门槛也比较高,所以没能申请下来。”路法林说。他介绍,据他所知,周边就一家规模很大的养猪户得到了政府资金支持。

  未来打算:建设高效养猪场

  虽然有困难,但路小虎从未停止过他的创业梦。

  2013年8月,三伏天的大雨让饲料受潮霉变,面对可能的浪费,路小虎通过查阅资料了解到,发霉的粮食不能让猪直接吃,除非蒸熟了发酵再吃。

  “养猪很大的投入在于饲料,一只母猪一年就要吃掉四五千元的饲料。”通过对比粮食价格和饲料价格,路小虎发现,如果能用粮食发酵成酒糟喂猪,一年可以省下不少饲料钱。

  “产业经济学中有一个微笑曲线,指的是当一个产业发展到最后,其产业链条上价值最丰厚的区域往往集中在产业链的两端。由此,整个产业链的价值形成了一个两头高、中间低的形状,就像一个笑着的人的唇形。我现在养猪,不断投入资金育肥,这就好比微笑曲线的中间,利润最低,而养猪产业链上游的饲料和下游的屠宰冷冻,就成了微笑曲线利润最高的两端。”

  有了这个想法,路小虎开始研究粮食发酵,用发酵的酒糟培育酒糟猪,粮食酿出的酒另外出售,路小虎的女朋友是毕业于中科院的一名硕士研究生,两人是高中好友,在粮食发酵工艺上,他这位高材生女朋友给予了很大帮助。

  “传统的养殖方法是粗放的扩大规模,但是规模扩大并不意味着利润提高,饲料、圈舍、制温、利息和接待等各项费用都会提高,一旦发生疫病或者猪肉价格波动,就会给养殖场带来致命打击。这就是经济学中的‘规模不经济’。” 关于中国梦的概念,每个人的理解都有不同,路小虎用他的经济学和科技知识做着高效生态养猪梦。

  “我的想法就是不搞很大的规模,充分挖掘各个环节的利润,建立高效生态示范农业。”

  网易的丁磊曾这样描述自己的养猪愿景:未来我们要做养猪中国式公开课,把养猪模式放到网上,免费供大家学习借鉴,能够复制,从而带动整个产业的提升,既帮助农民致富,又拯救城市餐桌。猪倌路小虎也有这个梦想,他想把自己的高效养猪模式复制给广大的养猪户。

  “我预计5-10年把这个产业做成,这种高效养殖整体投入不大,而且可复制性比较强,除了创收,还可以给国家节省一部分粮食。”路小虎说。记者了解到,目前路小虎和他女友的酒糟喂猪已经试验成功,他打算下一步尽快完成注册,申请大学生创业扶持,将高效示范养猪梦尽快实现。

 

(作者:佚名 编辑:chuangye)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 | 学院贴吧 |
地址:山西省太谷县学院路8号 电话:03545503866 邮编:030800 备案编号:晋ICP备102012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