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当共剪西窗烛

时间:2017年09月14日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 【字体:

何当共剪西窗烛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记写作组师生座谈会
    “严肃文学应该怎么写?”

“需要严肃地写。”

丁伯慧院长戏谑机智的回答,引起了哄堂大笑。学生们年轻的脸上鼓荡着肆意的笑,笑声畅快,引得窗外路过的同学,禁不住伸着脖子往里看。

这是913日晚,创意写作学院图书室举办的“写作组师生座谈会”。座谈会由院长助理许建霞老师主持,参加本次座谈会的除了丁伯慧院长,还有创意写作学院的王慧敏老师和王邵燕老师。此外,《乌马河丛书》的第一辑、第二辑、第三辑的小作者们济济一堂:有大四正在考研的骨灰级学姐,有连续参加了三辑的元老级大三学长,有上学期才从写作实验班毕业摇身奔大二的“小前辈”,也有正在适应大学生活的大一小鲜肉们。

何当共剪西窗烛
    第一个环节是自我介绍。

来自大四外语系的正在考研的“骨灰级文青”常桦同学,做过简单的自我介绍以后,对着小学弟学妹们诚恳地说,“我发自肺腑地说一句,写作团是学校最成功的社团。”

“咳咳,低调点,这话很得罪人。”

许建霞老师的警告不仅没有起到作用,反而成了她们直言表白创意写作的动力。接下来《曹家春秋》组的宋艳芬同学,诚恳地告诉小学妹们:“大学四年最明智的事情就是加入了写作团。”她晃晃手中的书,深情地说:“大四毕业前能看到自己出版的书,真的很惊喜很感动,如果不是创意写作,我不会认识这么多志同道合的小伙伴,也不会有现在的我。”

何当共剪西窗烛
    来自《诗溢三晋》的陈乐沁讲述了自己和写作的故事,来自书香门第的她,是家里成绩最不好读书最好的孩子,自卑怯弱,只敢把自己的心事写在日记里,是创意写作实验班改变了她,让她自信地将自己的作品分享给小伙伴,她感恩学校给她这样的成长。来自《太谷时刻》组的另一位小姑娘说,写作改变了她活着的姿态,她重新体会了以前忽略的很多情感体验,她开始有意识地记录自己的心情,写作让她活的更加开心。

何当共剪西窗烛
   第二个环节是师生交流。

“你们去哪里采风了?”、“采风好玩儿吗?”、“如果写的不好怎么办?”、“作品到出版水平难不难?”大一的小学妹小学弟向大二大三的前辈们询问写作的经验,他们一脸懵懂,满怀好奇地问出各种问题。

“我羡慕你们,不是羡慕你们年轻,我也年轻过,你们却没有老过。”丁伯慧院长幽默的言辞,引得学生们咧嘴大笑。“我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,打电话给一个作家前辈,想去拜访请教问题,结果我被无情的拒绝了,你们比我那时候幸福多了,有这么多活跃在创作一线的作家知道你们,不光让你们吃到鸡蛋,还让你们亲眼看看鸡是怎么下蛋的。”

在这样轻松愉快的对话中,同学们很快敞开心扉,请教了很多让自己困惑已久的问题:“写东西代入感较弱应该怎么办?”、“纪实文学容易写成流水账怎么办?”、“有时候心里想的很好但是表达不出来,或者写的跟想的不一样怎么办?”、“我们应该阅读自己不喜欢的作品吗?”、“采风时候没有办法将所有的细节都一次观察到位怎么办?”等等。

何当共剪西窗烛
    “我能再问一个问题吗?”座谈会结束的时候,牛超豫同学忽然出声抛出这句话,他似乎很急迫地想留住大家,说完以后又觉得自己很冒失而一脸羞怯。

丁伯慧院长立刻露出鼓励的微笑,“已经十点多了,有事的同学先回去忙,还有问题的不妨留下来继续探讨。”于是已经持续了将近三个小时的师生座谈会,又意犹未尽地延长到了楼管阿姨要锁门的时刻。

何当共剪西窗烛
    座谈会持续了三个多小时,思考让人疲惫,交流却让人兴奋。梁老师小组的那位小姑娘那一番话,确实惹人慨叹。想不到文学和写作能如此影响一个年轻的小小的灵魂。创意写作实验班的课程,让他们重新体会了从前忽略的情感体验,原来“喜上眉梢”是真实的,孤独与欢喜竟然有千百种滋味,原来文学和写作就是让我们跟这个世界谈谈,跟从前的自己和解,更从容的面对各种各样的自己。

出门时,路灯寂寂,夏虫急促,光影冗长,学生们在这个秋色渐浓的深夜里拔节成长。

(作者:佚名 编辑:chuangyi)

上一篇:四作家联袂开课,艺术楼今夜无眠

下一篇:没有了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 | 学院贴吧 |
地址:山西省太谷县学院路8号 电话:03545503866 邮编:030800 备案编号:晋ICP备102012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