贝叶斯定理中的生活哲学

时间:2016年11月04日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 【字体:

时至今日,绝大多数同学仍然不知道什么是科学。科学对我们的生活有什么样的意义与指导作用。

首先,所有的人都应该明确:科学没有最终结论,科学仅仅是一种方法。它是一套让我们知道什么是可信的一套方法。判断是否可信的一条途径是靠实验结论或实验数据,这些在大家中学时代都是有体会的。另外,科学也有一部分是需要靠人来认定的,这就需要科学家共同体的力量。在所有关乎科学的严谨定义中,一定有一些小尾巴,叫只有科学家共同体认同的东西,它就是科学。比如,在我的课堂上,我会为同学们讲到光速,黑洞,虫洞,弦论。这些东西他只可能提出一套假说,只要言之成理,有一些侧面的证据能够觉得现阶段的这套解释最接近于观测的,那就是科学的结论。上面的这些理论,都没办法验证,是一种假说,那你能说它不是科学吗?所以,当科学家共同体觉得被说服了,认为这是目前为止最好的一个结论,那这就是科学的结果。

可是对于普通的群众,没有那么多的专业知识,要如何去甄别哪些结论靠谱还是不靠谱呢?我在课堂上讲过,第一应该相信的是权威科学家(诺贝尔奖得主)或者权威的杂志(《Nature》等);第二应该相信的是主流科学家的主流意见(譬如中科院的研究与成果);第三应该相信的是所有意见中的最新意见。

事实上,犯错与改错是科学的常态,科学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伟大。例如斯坦福大学预防医学研究中心的主任埃尼迪斯,曾经对现代医学研究提出了系统性的质疑,并发表了两篇论文《Why most Published Research Findings Are False》、《How to Make More Published Research True》。这样的文章是在学科内部引起了反响,但这是学科内部发展的常态,但是这样的文章被大众媒体得知之后,便对这样的文章进行大篇幅的报道,报道题目之惊悚引起了社会的恐慌,例如《谎言,无耻的谎言和医学研究》、《你所知道的医学知识90%都是错的》,这样的文章刊登在主流的大众杂志上面,为读者带来了无谓的惶恐和对可科学不信任,同时也造就了一些大家信任的“社会公知”等这样的名人,使得大众对这些公知盲目的崇拜。

实际上,真正的问题在于整个社会以及媒体对于科学的认知出现了问题。首先,人们总认为科学总是正确的,不会出现错误,如果有错误,那就是不能容忍的。其次,现代社会没有一个容错的机制。第三,当代媒体打扰了科学的安静。在这里不妨给大家举一些例子,在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时候,出现了黄晓明结婚的新闻,有些人就说,大家都说屠呦呦还不如黄晓明在中国出名和受尊重。实际上,二人本来就处在不同的工作岗位,一个是在努力的演戏,一个是努力的做科研,二人都应该值得称赞。另外一个例子,在今年年初,110位诺奖得主联名致信给绿色和平组织,不要阻挠转基因食品的研发,尤其是黄金大米。

在现实生活中,对于纷繁的信息和认知我们应该保有什么样的心态呢?在我们所有人的生活中,我们的认知往往会出现两个“大坑”。第一,我们十分容易将局部认知当作全部认知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知识边界,所以我们的经常会犯认知错误;第二,我们都会犯教条主义的错误。所以在数学中,有一个叫做贝叶斯定理的知识,可以对我们有所帮助。贝叶斯定理的内容是指,两件事情AB,在B发生的情况下A发生的概率,即后验概率(主观概率)的问题。如果用三句大白话来总结,那就是:世界是完美的,而人的认知能力是有限的;事物是由一系列微小的因素相互作用而组成的;预测概率是随时变动的。利用贝叶斯定理的具体内容,我们可以把冰冷的公式和概念变成活生生的哲学思想:第一,听劝,不要过分执着。伴随着新事物的出现,随时调整自己的认知。不论你信也好不信也罢,不要固守壁垒,敞开怀抱,学者接受新鲜事物。第二,不要听风就是雨。这是绝大多数同学的通病,尤其是大家十分年轻,社会经验较浅,没有足够的鉴别能力,所以要时常保持怀疑精神。如果能够做到这两点,我们的认知模式也就更上一层楼,实际上你也就变成了“圣人”。我们的观点应该随着新近出现的事实而发生改变。(撰稿:赵云)

(作者:佚名 编辑:gonggongke)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 | 学院贴吧 |
地址:山西省晋中市太谷区学院路8号 电话:03545503866 邮编:030800 备案编号:晋ICP备10201225